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重庆市第二个刘汉何时落网(转载)

来源:未知 浏览数量: 日期:2019-08-13 23:16

  控告事实:2005年春被控告人吴西杭投资开发乡中坝电站以下河流,成梯级开发长滩电站、黑洞电站,两个电站均用筑坝蓄水,渠堰引水,落差式水能冲泵发电。两个电站除坝区需开渠堰各约750米,设计可发电各近300个千瓦,这本应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一个好工程;

  可是吴西杭并不是诚实合法地去开发兴办经营,而是仗着自已有钱去投机钻营。用旧社会资本家的方式去发展自己的私营企业,水资源属国有,具体是否在项目兴建上取得合法审批手续不清楚,但这应当是国家、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规范管理的事情。本控告人不清楚对该问题也就不妄加评论。

  可在项目建设中,对涉及农民问题应该在合理、合法、侬椐政策公平公开地解决问题,以此保证投资者与农民的权力和义务,

  吴西杭对该问题却是用不法手段来对待。他买通了乡政府与村主任黄昌国,对因筑坝会造成近200亩良田无灌溉不作任何解决方案,对该工程造成损害农民利益不负责任和承诺。仅对引水开渠占用的良田每平方9元,荒地每平方4元,林地每平方8,8元进行补偿,对因筑坝导致河水断流所致原建合法小型水利加工报废不闻不问,对因施工损坏耕地,林地共12 亩不作任何补偿。开工之日竟对强砍树木提出补偿的农民进行毒打。

  第一、自身系酉阳县富商利用这一资本,自身在酉阳县的各个党、政、群、团机关都有势力,和人际关系。加之黄昌国、黄昌富的亲姐夫汪孝贵现任酉阳县兴隆镇常委书记。黑势力黄昌富的罪恶由其话动摆平。

  第二、在开发兴建中,买通了木叶乡党委书记张益华与木叶村村委会主任黄昌国。串通一气、欺上瞒下,将愚昧无知的百姓的正当权利截留谋取私利。

  第三、通过黄昌国的关系,联络了在酉阳县均有名气的社会黑势力头子黄昌富强行压制地方民众,对要求申请告诉为自己合法利益提请解决的民众实行打击压诈、殴打。行成官匪勾结。农民利益正当的,上得不到政府解决。下有黑势力威胁。

  护神,凡为此受害的民众的请求一律不予解决还相反进行指责,如此一来,作为重庆市下辖的酉阳县木叶乡本来就山高皇帝远,地理偏僻落后的穷山区就更暗无天日了,民众因受到县乡两级所庇护的社会黑势力的淫威就无公道、正义而感怒而不敢言了。

  控告人因自己所受到的侵害最大在多次请求解决考虑得不到保护的情况下,也曾绕道湖北。给为民作主的部门递交了材料。并回家再次要求暂停侵害,等候解决。

  因俩种均属几位被控告人最忌讳的事件,如此被控告人黄昌国、黄昌富指挥其舅舅李胜阳等多人对我大打出手,致使我今天浑身带伤,经医院鉴定左肋第三、四根肋骨骨折,左胸气闷,已成半残。

  受伤的我本因正当权利受害而申请政府解决,为我正当权利受害而请求暂停,遭此毒手。事后也曾找过乡党委、政府及派出所可他们反对我大骂不止,说我活该,谁叫我去告状。告状本应是公民的正当权利,我如诬告陷害也应是受到法律的制裁,不应该是受社会黑势力毒打。

  受伤后的我清楚地意识到由于吴西抗的金钱关系在酉阳我不敢奢望得到解决。相反有可能性命无存。因此,只有拖着受伤的身体;请求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为我主持公道。如我妄告不实,原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如正当权利市委、市政府不予调查解决愿将带伤半残之躯拖死,等死在市委市政府门前。

  原在2005年7月中询二次向以上各机关,分别寄来的关于我上访材料,中央机关查无音讯,直到黄昌国等黑势力把我打伤致残后,

  2005年10月20日,酉阳县土管局电话通知说“重庆市信访局、国土局,都下有批复,不等三天就来召开群众会处理。”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个泥水匠。等到11月2日晚上9点钟,酉阳县公安中队李代云、冉隆友;兴隆镇派出所所长冉启玉等8人在黑夜冲进我家,无任何搜查证、逮捕证,拘留证,非法将我抓到兴隆派出所把我铐在一米高的窗台上,使我一整夜不能坐下.8人侮辱我的人格,漫骂不止我是狗日的、牛日的、马日的等,骂杂种到重庆告状.说我到

  夜48小时个小时,搞车轮转法,强行逼供,在他们泡制的黑材料上拉我的手强压画押,并且要我叔叔黄廷顺去担保.叫族人助钱5000元取人,冉启玉和吴西杭讲,只要不再去告状就此算了,如还要继续上告还要交拐卖妇女脏款6000元,否则连担保人黄廷顺都得判刑,兴隆派出所酉阳县中中队诈得10000元后,我黄依钢2005年11月4日下午才脱虎口。

  他们现在手中泡制成完整的黑材料,酉阳县中队和兴隆派出所冉启玉利用公安特权,诬告陷害说我抢人,拐卖妇女,非法拘禁我的人生自由接连48小时搞刑事讯逼供。

  在非法拘禁我48小时中县公安中队的李代云动员我再莫告状就平安,就是告到联合国我们都不怕,如果再告状,公安仍然治我的罪,对于所审我抢人、拐卖妇女,李代云自己说,公安没有证椐,其目的就是要我停止上诉告状。

  关于我被黑势力殴打致残一事,兴隆派出所说黔江中心医院鉴定无效,只有重庆法律医院鉴定才行,被打伤了活该,不管,不予于处理。

  以上事实泣血恳求市人民政府、市公安局、国土局分别派人前往,酉阳这个黑暗地点,查处、伸张正义、严明法纪、惩凶除恶,保护公民人身财产不受侵犯,本人感激万分。

  从此后,2006年秋,酉阳黑势力头目黄昌富、黄昌国组织黄依万、黄依现强行卖掉我的土地大约4--6万元,压迫吴西杭收卖,至今两个孩子无法上学,日食难度,十年有家不敢回,请求中央正在解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酉阳渝老大实业有限公司(企业信用报告)- 天眼查
所属类别:公司新闻